当前位置: 主页 > 双色球字谜 >

回眸中国围棋:1998年 马晓春常昊战石佛

来源:双色球专家精选一注 作者:2020-02-27 18:04

连载二十七 1998 常马战石佛
1998年,李昌镐23岁了。
从1990年,刚刚14岁的他在韩国棋坛完成旷古绝今的41场连胜,到1992年,16岁的他击败林海峰,拿下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如今,23岁的他,手中已经有着七个世界冠军的头衔,在决赛舞台上倒在这个面容冷硬的年轻人面前的,有着“六超”中的林海峰赵治勋,有着木谷门下小师弟,“六超”后最惊才绝艳的日本棋手小林觉,还有两度败北的,“天下第一攻击手”刘昌赫和中国王者马晓春。
就好像是上天给那个时代的每一个棋手开出的玩笑,任你才华横溢,笑傲江湖,任你各辟蹊径,在某一领域达到世界绝巅,当你试着去登上世界围棋的巅峰,却总会发现,面前站着这个年岁比自己小出太多,甚至远远称不上一辈棋手的年轻人,然后吞下苦涩,却也无能为力的失败。七次决赛,他赢了十九局,却只输掉了五局。林海峰拿下两局,刘昌赫两次决赛各自拿下一局,剩下的一局,他输给了刚刚经历了如日中天的1995,依旧意气风发的马晓春。
横压当代,亘古无双,我们能够用来和他比较的,似乎只剩下了将近半个世纪前,那个横渡日本,将围棋王国所有一流高手全部打降格的吴清源。而当我们去把一个当代王者和历史人物比较的时候,我们应该明白,他的威势,早已不是同代棋手所能比肩。
只是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棋迷,我们依旧要感叹一句既已生瑜,何必生亮,依然要在回顾那段历史的时候,发出苍天不助英雄的沉沉呼喊,像冷酒灌入喉又划过心扉,苦涩又寒凉。历史总是属于胜利者,这一将功成的背后,遍地尸骨里,谁又记得失败者们当年的骄傲与荣光?
1998,王者已立,神州大地,仍有少年凭栏,正磨吴钩。
中国围棋协会公布了上半年专业棋手的最新等级分,上海棋手,22岁的常昊八段,完成了对前辈马晓春的超越,坐上了中国围棋等级分榜首的位置。就在七天前,他击败了曹大元,拿下了第三届NEC杯围棋赛的冠军,两个月后,他在上海3:2击败了同为“七小龙”的王磊,连续第二年将“天元”头衔收入囊中,又过了半个月,他又送给了王磊一个亚军,3:0零封对手,拿下第一届乐百氏杯冠军。三个月,三个冠军,常昊犹若疾风迅雷,给中国棋坛带来着长久的新鲜感与震撼。“七小龙”的名号刚刚叫响,就已经有一条小龙昂首飞腾,直入云霄。
只是,对于中国棋人,对于长久以来浸润在中日围棋对抗之中的中国棋迷们而言,国内赛场的成绩,从来都只是锦上添花,真正雪中送炭,真正能够也应该被褒扬的,是在世界赛场上取得的每一次突破。这样的心态,从八十年代到今天,从未真正改变。而也正因为如此,在那样黯淡的九十年代里,人们才会以如此殷切的目光,期待着这个终结了中日擂台赛,又在国内赛场纵横无匹的弱冠儿郎,时光催人,英雄已老,聂卫平46岁了,马晓春34岁了,他们相较于一水之隔的邻邦,那个强大到让人心悸的青年人,都已经间隔了太多的年岁。
所以,我们看着那个性情儒雅的翩翩君子,那个受业于棋圣,少年成名动京华的年轻棋手,只觉得,像是韩国一样,中国围棋终于也找到了自己的未来。
 当曹大元、刘小光等棋手渐渐走过巅峰期,常昊、俞斌和马晓春成为了中国围棋在世界大赛上为数不多可堪依靠的力量。东洋证券杯上,俞斌只身杀入四强,随后五目半倒在了李昌镐面前,在富士通杯上,进入八强的也正是他们三位,而击败的,则是三位日本强手,俞斌击败了曾经给自己带来过太多创痛的“苦手”赵治勋,马晓春战胜了日本三连“天元”柳时熏,常昊赢下的,则是卫冕冠军,刚刚在过去一年的富士通杯上重写着日本围棋荣耀的小林光一。在这样的时间段里,中日围棋之间的较量,优势已经逐渐偏移到了中国一方,“六超”的年龄劣势越发显著,而在“六超”之后,无论是小林觉柳时熏,还是王立诚依田纪基,离他们啸傲风云纵横人间的前辈们,都有着太长的距离。
中韩围棋的“未来”已然近在眼前,日本围棋能够承接“六超”衣钵的,却尚不知何方,从这里来看,小林光一在去年富士通杯上的老骥伏枥,竟然也有了些悲壮苍凉的意味,河岳茫茫,岁月苍苍,老一辈棋手奋力打下的朗朗晴空下,后辈才俊,未知何人。
中日天元对抗 常昊胜工藤纪夫中日天元对抗 常昊胜工藤纪夫
这样的发展趋势,从中日天元对抗赛的战果之中同样能够清晰体现出来,自1992年聂卫平击败林海峰,完成“零的突破”后,中国天元对日本天元七战七胜,中国天元从刘小光到马晓春再到常昊,日本天元也从林海峰换成了柳时熏又换成了工藤纪夫,但取胜的,始终都是中国王者们。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围棋的九十年代,真的是一片黯然的么?似乎也未必尽然,从六十年代开始的,追逐日本围棋的目标,至此已然算是得偿所愿,几代王者之间的权杖交接,也在波折坎坷后曲终人静,如果没有韩国围棋的异军突起,我们的所有愿望,好像都应该遂心梦圆。
可是,就像我写过了太多次的,围棋世界,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呢。
富士通杯八强里,还有两位日本棋手,王立诚和彦坂直人在没有了“六超”的八强里,苦苦支撑着日本围棋的最后骄傲。韩国曹薰铉李昌镐刘昌赫三大天王携手闯关,中国的马晓春俞斌常昊也都期待更进一步。这是第一次没有“六超”身影的世界大赛八强战,此前十年里拿下六个冠军的六大超一流,在岁月长河之中渐行渐远,时代的交替,总在这样的不经意间。待多年后回首处,动人心魂。马晓春输给了刘昌赫,俞斌再次在李昌镐面前无功而返,彦坂直人击败了曹薰铉,常昊在送上届冠军小林光一回家后,又把上届亚军王立诚也一道送回了家。而当半决赛里常昊再将刘昌赫斩落马下,连续砍杀三大超一流强手杀入决赛后,他终于像是所有国人期待的那样,站在了李昌镐的面前。
富士通杯决赛 常昊负李昌镐富士通杯决赛 常昊负李昌镐
这一刻,心中想起的,竟然是七年前那个同样站上世界大赛决赛舞台的年轻身影,那个风华万千,却终究倒在了自己心灵面前的钱宇平。那是中国围棋最让人伤怀的刹那,我们曾经将太多的灿烂未来压在他年轻的肩膀上,我们却也终究,只能用说不出的话语,安静的目送他消失在围棋的舞台。
时运未来君休笑,太公也作钓鱼人。
而这一次,时运,同样没有站在常昊这一边。尽管他领先了大半局,尽管直到最后时刻,他依旧有着获胜的希望,但就像是三年里每一次面对李昌镐的马晓春,失败,从来都只是因为那一点点微末的小细节,一落子,便成憾恨,十年难偿。输的不只是常昊,年末,三星杯上,马晓春踏上了自己第五次世界大赛决赛的征程,而这一次,也是他连续第三次在世界大赛决赛里面对李昌镐,此前的两次,正是1996年,在那个所向披靡的1995后,他在两块卫冕场地上遭遇的两连败。赛前,李昌镐说,“我和马晓春九段交手虽然赢得多,但内容上是5比5”,听到这句话之后,一向心高气傲的马晓春说,“我既然连败到现在,就没有立场说胜负是5比5,其实,有几盘我是应该赢,我和他战绩的分水岭是1996年东洋证券杯决赛五番棋的第三局”。
马晓春说的“应该赢”的几盘,一定是包含了去年三星杯上,被李昌镐完成的历史性大逆转,当比赛进入官子阶段,依旧是马晓春必胜的局面,甚至研究室中李昌镐自己的师尊曹薰铉,都已经替弟子宣布了必败的结果。但是,马晓春却像是宿命一般的,在官子阶段连续走出了问题手,半目败在了老对手面前。
赛后,韩国棋手在私下里这样讨论,“马晓春上辈子是不是欠了李昌镐什么?”而这一次,两年沉淀,马晓春终于又走到了老对手面前,那是1998年的11月26日,鸡龙山的深秋风光正好,儒城的温泉,却因为国内的金融危机,不见了旧日里如织的游人。在这一场前,马晓春面对李昌镐,已然足足十连败。在先后跨越了聂卫平和小林光一这两道巍峨山岭后,他的面前,终究又横亘了一道高峻城墙,而这一次,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他,不会再有超越的机会了。
但这并不妨碍马晓春的斗志,也并不妨碍他完成面对李昌镐时最艰难,也最卓绝的一次冲击。这是最巅峰的李昌镐,是二十年职业生涯里,最难以击败的那个李昌镐,世纪之交,是“石佛”最辉煌的时间段,所当者破,所击者服,四入决赛,四度加冕,其中三次,都是直接零封对手。而唯一的一次拼杀到决胜局,正是这一次三星杯。在先下一城终结了自己对李昌镐的十连败后,尽管先后面临着比赛地点的更改,比赛时间的更改等种种不利的因素,马晓春依旧和李昌镐下成了2:2,最后在决胜局,败在了李昌镐未尝一败的黑棋面前。
(三星杯决胜局)(三星杯决胜局)
这样的失败,让我们已经不想去苛责这位中国围棋十年来的执牛耳者,他做到了该做到的一切,输棋后,马晓春起身一笑,是笑这赛事不公,是笑这尽心竭力依旧难求一胜,还是笑这天意已在对手,只剩无可奈何?
我们都不知道了,陈迹旧事,都凝固在那一笑里,意味万千。不久后,他还要在LG杯的决赛里,再度面对同样的对手,但是,这最好的一战,已经过去了。
这是中国围棋两代领军人物共同向着王座之上的李昌镐冲击的一年,他们都失败了,而在未来的年岁里,这样的场景还会无数次的发生在我们面前,从马晓春到“七小龙”,那些留在世界大赛决赛的血泪,那些只差一步就能跨越“铁闸”的黯然,像上天写好的剧本,在未来几年里一遍遍的回放,直到那个属于罗洗河的2006,直到那次属于罗洗河的,燃烧了这位七小龙中第一天才所有才情的三星杯。
又是三星杯。
1998年中国围棋大事录:
第九届东洋证券杯,俞斌进入四强,半决赛不敌李昌镐;
常昊杀入富士通杯决赛,不敌李昌镐获得亚军;
三星杯决赛结束,马晓春2:3不敌李昌镐,获得亚军。
国内赛事中,常昊获得NEC杯,乐百氏杯,并拿到“天元”头衔,马晓春继续卫冕“名人”头衔,全国个人赛冠军归属于16岁小将邱峻四段。
 

上一篇: 公益赛所得尽捐疫区 三百少年线上对局同心抗疫 下一篇: 新浪聂道携手线上公益赛次日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Copyright © 双色球专家精选一注网站 版权所有全国-标签-友情链接sitemap-sitemap-sitemap-google-